鄞州五乡吟唱治水谣 绿水青山展新颜

图片 1

有着“鱼米之乡”之称的五乡,犹如一颗明珠镶嵌在鄞州区的东郊。河水悠悠渲染了五乡的音律,流过干涸的河床,淌过漫长的岁月,吟唱着生生不息的水乡故事。忆往昔,三江口还是一片滩涂时,古县县治商贸已繁荣,育王寺更添文化底蕴;看今朝,机械制造、轻纺织造、电子电器、塑料化工和印刷包装等行业欣欣向荣。水清则镇强、水净则民泰。借“五水共治”东风,五乡再掀治水热潮,对18条共计90公里长的河道进行深度治理,敢啃硬骨头,敢于涉险滩,加快形成治水治污破竹之势,上演了治污水的速度与激情。 河道疏浚清河肠 在古树参天的皎矸何村,几位老人悠闲地坐在河道旁,午后的阳光,暖洋洋地照在他们身上。偏僻的小山村在变化的背后,是五乡镇水环境的改善,是河流治理的成果。 皎矸何村樟槽里河道的疏浚现场,几名工作人员正手持水管,冲刷河里的淤泥。“我们先对河水进行围堰,将水抽干后,清理河底垃圾,再用高压水枪将淤泥冲散,通过抽水泵排到河边的泥浆池。”顺着施工人员手指的方向,笔者看到了河道南面的深坑。 “倾倒在泥浆池的淤泥经过晾晒,就变成普通的泥土,可以回填到农田中。”五乡镇农办工作人员说,对于河道清淤和池塘清淤,清出的淤泥如果未经污染,回填到农田中,有助于农作物生长。 “河道变宽了、河水变深了,跟以前一样的干净清澈,水中的鱼儿都能看清楚啦。”家住皎矸何村的秦大妈亲眼见证了门前河道清淤疏浚后的直观变化。据了解,明伦、李家洋等6个村的8条河道目前已完成测量、施工设计、工程预算、招投标工作,本月下旬开工实施疏浚治理。 明伦、李家洋等6个村的8条河道待疏浚,共计4.626公里,预计年底前完工。 生态修复添绿肺 在天童庄小河的河面上,每隔十几米,就能看到成片的绿色植物,如同一朵朵大型睡莲漂浮在水面上,两岸居民乘凉的倒影随碧波荡漾,阳光在河面上,让人感到心旷神怡。 镇农办相关人士介绍说,这些成片的绿色植物是人工生态河床,是河道生态治理的一种。“天童庄小河采用了水体生态修复技术,通过水生植物吸收水体中的富营养化成分,净化水质的同时美化河道。” “现在漂亮多了,不黑也不臭了。”附近居民告诉笔者,居民区紧靠河岸,生活污水直接排到天童庄小河里,洗碗、洗衣,甚至将垃圾倒入河里。“这条河曾经黑水泛滥,如同‘酱油河’一般一到夏天就散发出难闻的气味。” 天童庄小河全长398米,面积约4800平方米,水质较差。五乡镇采用治理与修复工程双管齐下的方式,围堰后投放微生物菌剂,先进行河道除臭,待河水清澈后,配上生物浮床和自沉式增氧曝气,创造一个富氧环境。 天童庄小河、仁久经堂河、皎矸何樟漕里3条黑臭河的水体修复工程已经完成,累计长度达793米,工程根据3条河不同的污染原因采用了针对性的修复方式。 农污治理通血管在石山弄村阮村,施工人员正在铺设真空管。笔者在现场看到,真空管比普通污水管细,但更加坚韧,直径4寸,管壁厚约12mm。“这是真空输送管路,不受地形限制,流速与高压泵相当,不易堵塞。”施工人员谭仕龙告诉笔者,这是污水真空收集和处理技术,以往只应用于飞机、高铁上。 据了解,传统农村污水治理技术是重力原理截污,每铺设一公里的地下污水管,末端下降三米左右,让水往下流。但是石山弄村住户分散、岩体复杂,不宜开挖。经过多次现场查勘和研究,五乡镇与“南车”合作采用新技术。 新技术利用负压抽吸原理,污水流入真空收集井,液位到达一定高度时,真空泵自动启动,利用负压抽吸原理将收集井内的污水通过真空管排向污水处理池。整套系统包括真空收集井、真空输送管路、真空泵站、膜技术污水处理器等,目前,真空阀和真空泵已在运回国途中,工程预计10月份完工。据了解,该技术前期投入比普通治污工程高20%左右,但治水过程全自动傻瓜式,后期维护和维修费用降低近一半。 2015年五乡镇计划投资9000万元实施农村生活污水治理工程,真空收集与治理试点涉及石山弄村下属4个自然村,受益村民400余户。皎矸何、四安、汇纤、宝同等10个村年底前完工。 河道保洁净面容 “碧水环村,悠然自得,小桥玲珑,绿意盎然。”曾经是对仁久村后塘河上碧环桥的写照,它一度因为水质恶化发起“小脾气”,如今,桥下碧波荡漾,桥上人来人往,桥下的流水日夜不息,这一优美的风景线再次呈现在人们面前。 仁久村的村民阮爱妹望着门前的美景,欣喜之情溢于言表;“河水治理之后,水清澈无比,河道两岸又做了绿化,漂亮极了。”卓开德在这一带生活了50多年,对小桥流水有着特殊的感情,她说,现在的河水衬托着碧环桥,堪称“五乡断桥”。 每天清晨五六点钟,就有一艘保洁船在河中穿行,几名保洁员猫着腰打捞垃圾。卓开德今年60多岁,是其中的一名河道保洁员,他精神矍铄,干劲十足。“主要是打捞生活垃圾,还要清理水草。”卓开德说,基本上一天打捞两次,一次打捞出的河道垃圾超过200公斤。“不过,我们明显感受到打捞出的垃圾一天比一天少,水质也变得越来越好。” “河道保洁,三分靠治,七分靠管。而长效保洁中最为关键的还是唤醒村民共同参与的意识。”保洁公司经理朱信财说,不少村民经常往河里乱扔杂物,保洁员打捞起来也费劲,保洁队加强巡查和劝导,希望村民树立“河道保洁、人人参与”的意识。 13条保洁船每天对河道进行巡查和保洁,每天清理河道垃圾2600余公斤,上半年累计清理垃圾40余吨。 中小河流靓装扮 青山绿水间,一条清澈的小河穿行而过,欢快地奔向下一站。在五乡镇,笔者见到了这样一条小河流——小浃江。 宋朝前的小浃江上无鵟闸,海上咸潮可直达五乡,此江曾是古县海运航道,据明《宁波府简要志》载:“小浃江,昔海舶由此入山。”当时,江上樯帆云集,宝幢和五乡鵟)边上的同岙可见商贾互市的热闹场景。 今年,五乡镇启动小浃江支流中小河流整治项目,工程西起宁波江五线,东至五乡双峰路,整治河流段中心线长2410米。据了解,该工程包括岸坡整治及生态景观部分。“岸坡整治措施主要是河道护岸和植物护坡等。”镇农办阮志刚拿出设计方案,“你看,我们要种水杉、海棠、樱花等近20种乔木,周围还会用美人蕉、麦冬、月见草点缀。” 笔者跟随农办工作人员来到小浃江支流中小河流整治工地,施工人员正用挖掘机对堤岸进行填土平整。据介绍,护岸部分主要内容包括土方开挖、河道护岸、墙后回填、生态湿地修复等。原先这里是两个河塘,经过中小河流整治,将利用土方填筑形成小岛与堤岸,布置植物护坡与生态景观,搭建2座与住宅区连通的桥梁,让村民享受生态自然之美。 小浃江支流中小河流整治工程总投资近1500万元,今年3月动工,预计年底前完工。 畜禽养殖祛斑毒 “猪棚鸭场拆掉后,最大的变化就是臭气消失了,现在每天晚上吃完饭,我们总喜欢去后塘河边散步。”涵玉村村民说,以前猪粪和污水随意排放,恶臭和酸味弥漫空气中,数不清的苍蝇四处乱叮。 在农村的河边,坐落着养鸡场、养鸭场、养猪场等各类畜禽养殖场,长期以来畜禽排泄物等污水流入河中,造成了不小的污染。去年3月初,五乡镇启动辖区流域畜禽养殖污染治理工作,对全镇范围内的“泔水猪”养殖场和严重影响环境的“低小散乱”畜禽养殖场进行地毯式排查,经过一个多月的摸排、勘察、测量,确定全镇共计23户畜禽养殖场为整治对象。 五乡镇采取多部门联合方式,农办与派出所、电管站工作人员一起为养殖户对拆违、整改的投入和难度进行了评估和分析,并与镇派出所、电管站、畜牧站、村委会人员一起,连续多次与养殖户沟通说明。 陈姓农场主在涵玉村一带建棚养猪已有十几年,养殖场规模达到1500平方米。养猪场离河边不远,附近的泥路上畜禽粪便脏乱不堪、臭气熏天。在整治人员的宣讲和解释下,陈某关闭了自己的养殖场。正是在养殖户的积极配合下,五乡镇现已关停23家养殖场。 目前已关停23家畜禽养殖场,整治拆除面积超过10000平方米,按照计划将在今年年底前再关停6家。

图片 2

图片 3
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宁海县召开农村环境综合整治工作现场会